熱議:聯邦快遞“敗走”中國?

2019-06-17 11:00

  根據新華社最新消息:日前,國家有關部門對聯邦快遞未按名址投遞快件行為依法啟動調查程序,于6月14日向聯邦快遞(中國)有限公司送達了詢問通知書。

  新華社“辛識平”在文章《依法調查聯邦快遞,彰顯法治精神》中指出:按照相關程序,案件已進入調查階段,詢問當事人和現場檢查都是行政機關調查取證的重要方式。國家有關部門通知聯邦快遞接受詢問,就是為了查明事實真相,后者作為案件的當事人,接受詢問也是其不容回避的義務。

  “這是為了深入全面查明事實真相,同時也釋放出明確信號,任何企業在華經營都必須遵守中國法律法規,不得損害企業和用戶的合法權益”。

  熱議的聯邦快遞“誤送”華為包裹事件,是怎樣的前因后果?曾經是國內快遞榜樣的聯邦快遞如何走下“神壇”?不斷縮減的份額,不斷下跌的市值,是否意味著聯邦快遞也將敗走中國?

  本期一聞視頻,為你解析聯邦快遞在華那些事。

  先說聯邦快遞“誤送”華為包裹事件:

  5月23日,微博曝光“多個華為子公司反饋聯邦快遞未經華為許可,將華為交其承運的文件轉送美國。”的消息;23日當晚,聯邦快遞在官方微博上第一時間否認。

  28日,路透社報道,聯邦快遞將華為2個包裹私自轉運至美國,并對另外2個包裹進行扣留。這次聯邦快遞含糊的承認了轉運事實,并歸結于“失誤”。

  而后,中國有關部門宣布:由于美國聯邦快遞在中國發生未按名址投遞快件行為,嚴重損害用戶合法權益,違反中國快遞業有關法規,決定對此立案調查。

  隨著輿論的發酵,很多人認為聯邦快遞“在中國應該沒機會了”。但事實上,即使這件事不發生,聯邦快遞也很難在中國有所作為。

  根據國家郵政局發布數據顯示:2018年國有、民營和外資企業快遞業務量占全部快遞與包裹市場比重分別為12.3%、86.2%、1.5%。在聯邦快遞剛進入中國的時候,外企業務量曾高達20%。是什么原因使得差異如此巨大?

  

640.webp (18).jpg

 

  當然不止聯邦快遞,剛剛退出中國電商市場的亞馬遜以及另外兩大巨頭也有相同的境遇,在中國的存在感越來越低。

  聯邦快遞的創業史一直以來為人稱道,主人公的故事更像是一部傳奇:

  聯邦快遞創始人史密斯1966年從耶魯大學畢業,他放棄了進入哈佛法學院學習深造的機會,轉而加入美國海軍陸戰隊,先后兩次到越南并投入了戰斗。

  1970年,他懷著勃勃雄心回到美國,開始了改變世界快遞物流的創業之旅。

  他曾在1965年做的一篇論文中寫道:對一個能夠直接運輸“非常重要、時間緊迫”的貨物的公司來說,可能存在一個潛力巨大的市場。建立一個快遞企業的設想在文中首次體現,而這個企業要運用的就是當時尚不為人知的“隔夜遞送”模式。

  

640.webp (19).jpg

 

  1971年,年僅27歲的史密斯開始真正實施“隔夜遞送”服務的創業夢想。他的第一個舉措是購買長期虧損、前途渺茫的阿肯色航空部件銷售公司。憑借獨到的眼光和過人的管理藝術,公司運營迅速好轉,頭兩年的營業收入達900萬美元,獲利25萬美元,這為他下一步打下堅實的基礎。

  1973年4月17日“聯邦快遞公司”開始營業,在22個城市開展業務,但第一天夜里運送的包裹只有186件,在開始營業的26個月里,聯邦快遞公司虧損2930萬美元,處在隨時都可能破產的險境。史密斯賣掉自己的私人飛機以助還債,把在拉斯維加斯賭桌上贏來的27000美元用來支付職工工資。

  很快,史密斯意識到聯邦快遞必須做大型飛機物流的生意,之前美國法規只允許它經營小型飛機。于是他開始全力游說美國政客,最終在1977年成功推動監管放寬,相關法案也被國會廣泛形容為“聯邦快遞法案”。受惠于放開的監管,加上商業運輸的需求猛增,國內主要貨運機構沒有力量滿足小城市的要求,這為聯邦快遞提供了巨大市場缺口,使它的業務量很快增加,史密斯的公司也開始從此走上盈利。

  

640.webp (20).jpg

 

  聯邦快遞的創業史固然精彩,但仍擋不住華為事件的負面輿論。很多人不由得思考,聯邦快遞這一國際巨頭為何在中國存在感越來越低?這固然有政策法規的限制,但主要還是因為聯邦快遞仍走著自己的美國模式,在中國嚴重的水土不服。

  背后的原因主要是中美物流行業特點的本質不同,從其創業史就可以看出,聯邦快遞的起家和如今主要的營收,都來自大型產業客戶,而中國以電商帶動的消費者端和中小企業的服務是主流,聯邦快遞很難融入其中。

  而當在三通一達都通過降價來取得規模效應的時候,聯邦快遞仍在考慮用戶平均消費水平去如何漲價,勢必得不到中國市場的認可。

  但有一點不能否認,那就是聯邦快遞在國際快遞市場的地位。根據國家郵政局數據顯示,聯邦快遞在中國國際件的市場占有率約為31%,航空國際業務實力仍然強大。另據一些數據統計機構,其在中國的跨境物流市場占據過半份額。

  

640.webp (21).jpg

 

  不過,如今聯邦快遞所要面臨的不止是華為事件的輿論影響:截止6月3日19:00,聯邦快遞周一美股盤前大跌3.14%。以此計算,聯邦快遞市值開盤便將蒸發12.6億美元(約合人民幣87億元)。在過去16個月里,公司股價從270.799美元的歷史高價一路下跌。截至5月28日美股收盤,較歷史高價跌去293.23億美元(約合人民幣2025.75億元)。

  在過去幾年的時間里,業內曾不乏“成為中國的聯邦快遞”的聲音。

  如今,業內又如何看待走下神壇的聯邦快遞呢?

10秒快速發布需求

讓物流專家來找您

掘金者在线客服